诺贝尔经济学奖今揭晓 将迎来史上第二位女性得主?

作者|李大巍(网易研究局特邀研究员,他山石智库CEO

诺贝尔经济学奖,是由瑞典银行在1968年,为纪念诺贝尔而增设的奖项,并非诺贝尔遗嘱中提到的五大奖励领域之一。全称为“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瑞典银行经济学奖(The Bank of Sweden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 Nobel)”,通常被称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或者瑞典银行经济学奖。

1969年(瑞典银行的300周年庆典)第一次颁奖。从1969年至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已经颁发了49次,获奖者人数达79人。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最早将于当地时间10月8日上午11点45分(北京时间下午17点45分)揭晓。我们一直希望有更多女性经济学家获奖,但是颇觉遗憾的是,过去79位获奖得主中,只有埃莉诺·奥斯特罗姆一位女经济学家。2009年10月12日,奥斯特罗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她是政治学家、政治经济学家、行政学家和政策分析学家,美国公共选择学派的创始人之一。这个比例不仅远逊于诺贝尔物理学、生物或医药、化学奖,以及文学奖和和平奖中女性获奖人的比例,也没有完善的反映出经济学发展过程中大量的卓越女经济学家的贡献。

我们预测最可能得奖的经济学家是哈佛大学的经济学讲座教授,克劳迪娅·戈尔丁女士(Claudia Goldin)。

2018年年初,美国经济学家,《经济展望》主编泰勒曾经对笔者说“克劳迪娅·戈尔丁是早晚就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她过去一些年的唯一问题就是太年轻了,没有到一定年纪,比如70岁,很难获得所有投票人的认可,而所有人都知道,不远的将来,克劳迪娅·戈尔丁一定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戈尔丁是哈佛大学第一位女性终身教授,曾担任美国经济史学会会长(1999~2000)、美国经济学联合会副会长(1991),先后当选为美国文理科学院院士(1992)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2006)她是著名的经济历史学家,经济劳动学家。和传统的老年、白人、驼背诺奖经济学家比较,戈尔丁气质高雅,外型出众。戈尔丁关注女性与劳动领域,以女性相关的经济学作为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她从经济理论出发,结合大量经济史数据对现实问题进行研究,再性别歧视,教育发展史以及工资解构差异化演变方面做出重要贡献。在Freakonomics的采访中,克劳迪娅谈论了女性在社会中受到的偏见:女性不论是在时薪上,还是在学术论文的审核与辩论上,女性都面临着更多的困难与歧视。克劳迪娅认为,女性在生活中总是在不断的支付或多或少的“性别成本”,而这正是源于女性被轻视的历史以及人们对女性错误的认识。希望诺奖委员会可以通过授奖,来纠正这一歧视的历史。

其他候选者预测

从这四十多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的选择来看,这项以“对人类利益作出最大贡献”为原则的经济学奖项,最青睐的是宏观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所以,我们预测201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将颁给宏观经济领域的理论及经济学家。从历年获奖的宏观经济学理论来看,诺贝尔经济学奖涵盖了国民收入核算、经济增长与发展、消费理论、货币理论、国际经济与贸易、失业和通货膨胀、经济周期和波动、宏观经济政策等各方面的成就。

如果再细分一下,我个人认为极有可能颁给研究金融危机、流动性及金融体系方面的理论。在这一理论的获奖热门人选有:

道格拉斯·戴蒙德(Douglas Diamond):他提出了戴蒙德-戴威格模型和受托监督模型,在金融中介与监督分析上独树一帜。

约翰·吉纳科普洛斯(John Geanakoplos):他提出了杠杆周期理论,并在次贷危机上有很深入的研究。

清泷信宏(Nobuhiro Kiyotaki):他提出的模型为宏观经济学研究提供了微观经济学基础,在新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艾伯特·凯尔(Albert S. Kyle):由他创始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Kyle Model是公认的现代市场微观结构理论的基础。

除此之外,最强有力的竞争者应该是罗伯特·巴罗(Robert J. Barro),他建立了完整的商品市场和劳动力市场配给均衡的宏观经济模型,奠定了非瓦尔拉斯均衡理论的基础。他还在宏观经济学、经济增长、货币理论与政策等领域都做出过卓越贡献。

戴维·克雷普斯(David M. Kreps):世界博弈理论研究的领军人物,对包括选择理论、金融学、博弈论和组织理论等在内的动态经济现象,作出了的巨大贡献。

埃尔赫南·赫尔普曼(Elhanan Helpman):在颇为活跃的新贸易理论和新增长理论领域,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

菲利普·阿格因(Philippe Aghion):建立了基于“创造性破坏”的阿格因-豪伊特模型,并将其发展成为一个统一的分析框架,是内生增长理论的一个重要且最有前途的分支,把熊彼特经济增长理论带回到主流宏观经济理论中。

也许你们最常听见的、得诺奖呼声最高的是保罗·罗默(Paul Romer)。不可否认,他真的是一位知名度很广的经济学家。罗默是新增长理论最重要的创建者,为未来的主体增长思想构筑了基础。而且增长理论也长期陪跑诺贝尔经济学奖,每年都是热门候选。但因为保罗·罗默的“大嘴巴”(对研究中数学滥用的批评、对宏观经济学研究倒退的论断和之前的乌龙事件),我还是觉得今年的诺奖不太可能会颁给他。

诺贝尔经济学奖没有反映经济学发展的全貌,也错过了很多真实世界的重要经济问题的解决(如2008年经济危机、2017年至今的全球贸易体系重构等),未来的它要从三个方面革故鼎新,第一:应该更包容多样性,向女性经济学家、新经济学问题的提出和解决、非纯人工工作(如人工智能和人类合作)产生的经济学理论投以关注;第二,要更多的识别有实用价值的工作,第三、拓宽提名程序,避免门阀和裙带问题。过去几十年里,诺奖经济学奖偶尔会推动人类社会经济发展,解决社会问题,完善以上三点后,它应该可以继续这一重大使命。

这几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已经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最终谁能傲视群雄,得到桂冠,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李大巍系网易研究局特邀研究员,他山石智库CEO。他山石智库: 全球思想家及国际演讲嘉宾运营机构。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进行理性、客观的分析解读,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

他山石是全球思想者经济机构,致力于提升中国与世界级思想的连接效率,让国际顶尖思想助力实现中国梦。他山石代理多位全球知名经济学家、商界领袖、科学家、创业者、投资人及畅销书作家的来华演讲业务,同时为政府、企业、媒体、商学院提供高端论坛策划和国际商务合作服务。合作嘉宾研究范围涵盖科技、资本、创新、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教育、健康医疗等领域。

他山石智库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